1

  据统计,2016年3月至去年12月期间,香港楼市房价飙升幅度超过25%。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近日在出席立法会时称,政府正在研究制定房屋空置税,遏制炒房需求。同时,她指出处理房屋供应问题,首先要先解决土地不足的问题。特区政府正就土地供应的咨询报告展开公众咨询,并将着力解决房屋短缺问题。

  房价连续22月创新高

  据香港房屋委员会统计,截至2017年12月,全港共有28.29万宗公屋申请,其中,15.51万宗为一般申请,即家庭和长者一人申请,平均轮候时间为4.7年;另外12.7万宗,为配额及计分制下的非长者一人申请。4月15日,社区组织协会代表在某节目中指出,根据房委会今年3月公布单身人士获分配市区公屋至少要438分、获分配离岛公屋至少要426分来推算,非长者单身人士需要轮候26年以上甚至32年才能获分配公屋。

  根据香港土地供应专责小组成员何喜华的估计,如果公屋用地短缺情况持续,则2026年左右轮候公屋时间将由目前的4.7年倒退至上世纪90年代的7年。

  此外据统计,在2016年3月至去年12月期间,香港楼市房价飙升幅度超过25%。香港房屋的价格持续处于高位,以近期推出的大埔岚山的房屋为例,平均每平方尺的价格达2万多港元。而荃湾新盘海之蓝,平均每平方尺的价格高达3万港元左右。由于房价持续高企,许多普通市民没有能力买得起房屋。许多香港市民的居住环境极其恶劣,甚至几十个人共同租住在不足70平方米的房屋里。房屋居住问题已经成为香港的一大问题。

  根据特区政府估算,私人房屋市场的土地供应问题不突出,因为大地产商都有充裕的土地储备。然而,正因为私人房屋市场存在着寡头垄断,私人市场楼价居高不下。最近几年,香港政府一直严厉遏制私人市场投机活动,以维护香港居民首次置业优先权。但是,香港私人市场楼价依然一路飙升,屡创历史新高,带动香港居屋价格也屡创历史新高,与越来越多香港不同阶层的居民的置业能力脱节。

  着手研究房屋空置税

  虽然许多香港市民无法找到合适的房屋居住,但是另一方面,香港仍有不少空置的新落成住宅单位。香港财政司司长陈茂波此前受访时曾称,截至去年年底,私人发展商手上有约9500个单位已建成但未发售。

  林郑月娥在立法会上回答议员提问时表示,正在跟进研究就空置的房屋征收空置税。她认为香港房屋问题迫在眉睫,楼房单位极度短缺,所有房屋都应用来居住,而不是用来炒卖的。林郑月娥指出,就收取空置税正与各司局长作评估,包括理据、可行性和公众反映等,但她透露,暂无意研究开征资产增值税。

  对于是否征收房屋空置税,在香港仍有一定争议。陈茂波表示,空置税是政府考虑措施之一。不过,由于香港住宅空置率只有约3%,属于低水平,因此制定政策时要锁定目标。

  征收空置税将增加房产持有者的成本,在欧洲、加拿大、澳洲等地相当普遍。不过,有分析指出,要在香港推出空置税恐怕不那么简单。香港《文汇报》称,香港开征空置税长期存在争议,历届政府均议而未决。香港本地学者、税务专家指出,虽然空置税可以令住宅单位供应增加,但实际操作困难,特别是要过开发商的一关不容易。

  土地供应短缺是难点

  林郑月娥指出,要解决房屋问题,先要解决土地不足的问题,政府不会坐等土地供应,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提供更多过渡性房屋的机会,以满足居住环境特别恶劣的家庭的需要。

  香港土地供应专责小组不久前发表咨询报告,并从4月26日至9月25日展开为期5个月的公众咨询。咨询报告就短、中、长期增加香港土地供应提出18个选项。报告显示,香港存在严重的土地供应短缺问题,2026年前短缺情况尤为恶劣,未来30年至少短缺1200公顷土地。

  有媒体分析指出,土地供应短缺难以解决,将产生两大消极影响:一是私人市场楼价将继续升易跌难;二是公营房屋将继续供不应求。

  解决香港土地房屋问题的关键,是在经济形势稳定的条件下,采取一系列新政策和措施,解决三个方面的问题:一是明显缩短土地开发、投入市场的时间;二是切断私人房屋市场和公营房屋市场的联系,使后者回归仅满足低中收入家庭居住需求的初心;三是采取限购措施,保障香港居民(包括可以成为永久居民者)首次置业。在增加土地供应的各种办法中,阻力最小的是在香港岛以外填海造地。同时,简化涉及土地开发的行政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