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关键是制度,根本是现代市场体系不可替代。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和十九大都强调了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只有通过根本性制度变革合理界定政府与市场、政府与社会的治理边界,实现三者各在其位又互动,才能真正实现国家治理现代化,这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至关重要。”

  5月11日,在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举办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与现代化经济体系建设研讨会上,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院长田国强作了上述表示。

1

  在这次研讨会上,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推出“西方供给侧经济学译丛”(6本),与会专家围绕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进行讨论。

  田国强说,深化改革的前提是思想解放,而思想解放最根本的要求是实事求是,但现在还存在一些教条主义,不能实事求是看待问题。比如一些人简单把市场化等同于私有化,将个体和民营经济等同于私有经济,将共有经济等同于国有经济。

  上海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沈桂龙认为,中高速增长的中国总体上进入过剩的经济时代,从供给端入手解决经济发展的问题比较重要。随着经济的发展,技术等要素愈发重要,而且需要要素在更大空间自由流动,这意味着我们要更加开放,倒逼改革,从而实现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张晖明认为,需求的变动是自由的,但供给变动是不自由的。西方有一套供求关系相互作用的机制、制度,让它在常态运行中有能力调节,甚至通过出现大危机形式来强制结合调整,解决供需不匹配效率高。然而我们没有出现大危机,但是出现了供需不匹配严重影响经济效率。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主要是怎样减少过剩产能和如何提高有效需求,提高有效需求需要提高核心技术,这又涉及供给侧从靠资本转向人力资源、技术研发,而这又需要机制和制度变革来保障。” 上海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戴国强说。

  他认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需要借鉴其他国家的理论成果和经验,比如供给端的不断改进能创造需求,这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来提高有效需求就有借鉴意义。

  上海财经大学公共经济与管理学院院长刘小兵强调,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最主要是弄清楚产能过剩、结构失衡背后的原因,如果问题没搞清楚就迫不及待矫正问题,可能会出现新的问题,使得问题堆积更加复杂。

  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社长金福林表示,中国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具有自身的特点,但也并不妨碍从欧美国家汲取相关的经验和教训。

  上述与会专家对“西方供给侧经济学译丛”在供给侧改革的理论服务功能,以及重要的学术研究价值方面,做出了充分肯定。

  该译丛具体分为《欧美经济学家论供给侧》、《货币政策、税收与国际投 资策略》、《拉丁美洲债务危机:供给侧的故事》、《供给侧投 资组合策略》、《供给经济学经典评读》和《州民财富的性质与原因研究》六本书。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